欢迎访问: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百灵】

血是嫣红色的红,它象征着激情,玫瑰红一般的狂放,火焰一般的炙热,当
红色的血突然涌出,喷发,它令人感到害怕,刺激,和兴奋,这最让人感到害怕
的颜色,原来绽放之时竟是如此美丽,让人迷恋,迷失了自己……
  女人的身体,是白雪一样的白,她娇嫩无暇的身体象征着纯洁,柔弱,诱惑,
就那么在我眼前经过。
  爱情是无法言明的痛,它可以使人忘了一切的珍惜,呵护,也可以让人放肆
的去糟蹋,蹂躏,于是,我今天写了百灵。
  嗯……还是我说的那个老规矩,我讲故事,你们听,别闹……
  我家从小贫穷,穷到什么地步?一条裤子可以两个人换着穿,而那个人正是
我的哥哥,吴彦,哥哥吴彦从小就对我好,小时候我身体弱经常害病,一张脸饿
的没有人色,家里又没有吃的,他晚上一个人不吭一声跑到荒山野岭的地方去偷
红薯吃,红薯偷一次两次还好,偷多了哥哥就被人家抓住了。
  他当时才懂世事的年纪,起初爸妈并不知道哥哥偷红薯被人家抓住了,只有
我白天守在村口等着他回来,等了又等,我看见一向倔强好强的他,被人强压着
头颅押着回来,哥哥吴彦被他们五花大绑,身上遍体鳞伤,脖子上屈辱性的挂着
红薯叶子,他们怒吼着,怒骂着,动手动脚,哥哥一句话不说,我早已泪流满面,
发疯的冲上去厮打。
  爸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哥哥这一次偷红薯给我吃,结果被人抓了个正着,
无疑是给爸妈脸上带来了极不光彩的形象,我看见爸爸走路都弯着腰,别人戳他
脊梁骨啊!
  他生气了就打骂哥哥,妈妈只是哭,我躲在门外看他,他只是一笑。
  晚上我跟哥哥睡在一起,我问他,为什么去偷,他回答,因为喜欢看着我吃
红薯的样子,狼吞虎咽,那么的幸福,知足,他说话的时候嘴角有笑,多么灿烂,
无私的笑容。
  我上学时身体弱,人又腼腆,总被人欺负,常常被四叔的儿子们带头打,他
们打人不管青红皂白,只是觉得好玩,我本干净的衣服,常常被打的到处都是鞋
印,直到哥哥给我买的一双新鞋子被人踩的到处是泥,我眼睛红了,挥舞着拳头
一拳把张蛋的门牙给打掉了,这下闯了祸了,四叔是村里有名的恶霸,就带着儿
子找到家来。
  爸妈不敢吭声,爸爸被扇了两记耳光,哥哥读高中之后,有时候放假回来就
到山上背矿石贴补家用,他听工头说家里出了事,当天就从山上回来了,四叔外
号地主,说他恶贯满盈也不为过,哥哥本就身强力壮,随身带了把刀子,就捅了
四叔一刀,这下事情闹大了,哥哥被判刑了,念他年纪小,判刑判了三年。
  这三年我没有被人再欺负过,也没有再见过哥哥,印象中的哥哥依旧还是从
前的样子,我发奋读书,刻苦读书,白天努力学习,晚上回来干些杂活,经常也
会去地里干一些脏活累活。
  四叔没敢再找我家麻烦,都说我哥哥是个不要命的,我不喜欢他们这样说,
哥哥吴彦怎么会是不要命的?
  今年我十四,今天是个大日子,哥哥刑满释放,我们一家都去接他,他变了,
变得有些让我感到陌生,在监狱三年的日子,不知他是什么样的生活?
  眼前的他,发育的更好了,他短短的头发,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强壮的体
魄,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比我整整高了一个头,他依旧爱笑,只是那笑容不再
那么令我感到熟悉了。
  那个年代,偏僻小镇,山高皇帝远,治安并不是很好,镇上不知不觉有了第
一家网吧,紧接着有了第一家歌舞厅,哥哥吴彦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摩托车锯
掉了排烟筒,油门一握,轰轰隆隆的声音隔着很远都十分吓人。
  他身边围着许多小混混,他的胳膊上纹了一条龙,他喜欢上抽烟,喜欢上喝
酒,喜欢上打架,喜欢上女人,喜欢上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喜欢上骑着那俩破旧
的,拉风的摩托车载着我去兜风……
  每到夜深人静,我便能听见大街上喝醉酒的人破口大骂,钢管乱飞,大街上
散散乱乱的流氓地痞聚集在一起打架,血拼,哥哥吴彦俨然成了镇上的老大,手
底下一群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他迷恋上了打架,常常把人打的头破血流,常常夜
不归宿,常常在舞厅里给人看场子,常常给我买新衣服,给我买零食,某一天,
家里摆上了蛋糕,我是第一次见到蛋糕,他笑的阳光灿烂,说这是我的生日礼物。
  老天,我怔住了,人生第一次脑海里浮现生日这个词汇,也许你们看到哪里
会怀疑,真的可以这样穷,这样落后吗?
  你们不要不相信,也许以前的苦,你们是没有吃过的。
  哥哥吴彦切开蛋糕,亲手喂我,我一边吃,一边掉着泪,血肉亲情,以至于
此。
  他身边不缺女人,很多很多的女人,那个歌舞厅里有很多从事地下行业的女
人,她们活的很简单,活不下去了,就去卖,她们除了出卖自己的肉体,又能怎
么样呢?
  一天,哥哥吴彦要准备结婚了,新娘子是他以前的一个同学,自从哥哥被判
入狱之后,两个人就没再见过面,新娘子很有才气,从城里大学毕业的,回来给
这个小镇学校当教师的。
  哥哥吴彦牵着新娘子手回来时候,我正在院子里写作业,新娘子很漂亮,长
长的披肩头发,一双美丽清澈的动人眼眸,整个人清丽脱俗,笑起来很迷人,好
像是天上下凡的仙女,让人不敢直视,认真的看。
  新娘子此刻就像阳光一样温暖,她的脸美丽无比,她的脖颈修长纤细,雪白
雪白的,脖颈下面是高耸饱满的两团娇挺,我竟在此时觉得有些口渴,印象中更
清晰记得她露出来的肌肤如雪一样白,窈窕修长的娇躯穿着一件如水般的水绿色
裙子,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阳光明艳,晃的人眼睛生疼,新娘子冲我一笑,声音清脆动听的如百灵鸟,
我听的呆了,哥哥吴彦搂着新娘子笑着说:「快来见过你嫂子,白灵。」
  多么好听的声音,多么秀美的名字,真是人如其名。
  我喉咙一哽,不知不觉的就叫出了嫂子,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哥哥开心的笑
了,笑的无比温暖。
  婚礼再也简单不过,只是邀请亲朋好友们一起吃个饭,吃个热热闹闹的饭,
那当天,我看到很多男人充满亵渎的目光偷偷打量着我的嫂子,她真是仙子,匹
夫无罪,怀璧其罪……
  哥哥不再喜欢打架,不再喜欢抽烟喝酒,他又变回了从前的样子,我比谁都
要开心,他辛勤努力的工作,种地,一家人其乐融融,嫂子在镇上教书,过得是
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镇上有了第一家发廊,第一家小超市,第一家小面馆,哥哥吴彦和嫂子结婚
已有半年,这半年平静,幸福,某天哥哥被人打了,被他以前的手下给打了,嫂
子也差点被人调戏,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就把前浪给拍在了沙滩上。
  镇上新的老大是张蛋,四叔的儿子,四叔升官了,不知道从哪买来的小汽车,
滴滴滴的叫,先是我们家的玉米苗被人给烧了,嫂子上班的学校,窗户被人半夜
用弹弓打的稀巴烂,张蛋牛起来了,身边前呼后拥的,他故意好几次找我家麻烦,
直到某天,嫂子教完书回来,门口被几个小流氓给拦住了,她是女人,害怕的尖
叫,哥哥听见了动静本能的就出去了,他随身都带着一把刀,这一刀捅过去,我
哭了。
  哥哥捅死了人,当夜就被人抓走了,我们家失去了顶梁柱,嫂子白灵哭成了
泪人,判刑十年零八个月。
  整整十年,这要怎么过?
  哥哥刚被抓走,似公狗发情一般的男人就围在我家门口转,半夜有人吹口哨,
我知道,现在除了暴力没有别的办法,我拿出了他一直收藏的一把匕首冲出门外
喊道:「不怕死的就他妈过来,老子活活剁了你全家!!」
  我当时真的有这种杀人全家的冲动,已经死了一个人了,他们也害怕了,经
过这一次,从此我们也安宁了许多。
  我读书遇到不会的题,嫂子白灵有时候会过来教我,她站在我身后,两只手
穿过我的脖子手把手教我这些题该怎么做,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口干舌燥,嘴
里总有口水积蓄着,不敢咽下去。
  她的脸颊有时候会无意的贴着我脸,清纯洁净的红唇吐出阵阵兰香,话语温
柔如水,乌黑的秀发蹭着我脸,我的脖子,我偷偷闻了一下,好香……
  我陶醉其中,有时候会控制不住的轻轻用背贴她的胸膛,温软饱满,她依旧
不知,聚精会神的为我解题……
  有时候看我实在凝聚不起精神,她忍不住皱着眉儿嗔道:「在想什么呢?」
  我尴尬笑笑道:「没……」
  嫂子白灵一向温柔,见我这么说了就笑道:「我看上了一件衬衫,阿宁穿上
了一定好看。」
  第二天她拿来一件衬衫,我知道这是她特意为我买的,在她面前我像是孩子,
她笑着让我脱去褂子,亲手为我穿上衬衫,我好像被她抱进了怀里,温暖柔软,
她的呼吸很香,如兰一般,尤其是她低头的时候,我看到她衣襟里边两团挤在一
起的雪白酥乳,滑滑嫩嫩的,像凝脂一样,挤出来一道深深的乳沟,我咽了口水,
脸就红了,她温柔笑道:「小孩子,懂什么呀?」
  然后,嫂子白灵退后几步打量着我笑说:「真好看,出去了能迷走多少姑娘。」
  我第一次感到自豪,骄傲……
  这两年来,我下学了,便在家帮着父母种地,日子依旧平常,嫂子白灵工作
辞了,专心照顾病了的妈妈,我成大人了,有了胡子了,有了喉结了,在梦里迷
迷糊糊的就遗精了,梦见的是嫂子白灵,她躺在床上,大张着腿,任我爬在她的
身上,吃着她娇挺丰满的奶……
  我醒来羞红了脸,床上狼藉不堪,急忙拿被子挡住,下午回来看见嫂子白灵
洗我的床单,我的脸更红了,她看见了只是一如既往的对我温柔一笑说:「阿宁
长大了……」
  镇上那时候没有洗澡间,没有澡堂,农村人那时候,甚至有的包括现在都不
在乎这个,有的是半年洗一次,有的是一年洗一次,几个月洗一次的很少很少…
  嫂子白灵是个爱干净的人,她喜欢洗澡,又不敢半夜跑出去洗澡,晚上红着
脸儿找我时,我的心怦怦的跳。
  感觉自己,似在做一件无比伟大的事情。
  明月相照,小路上我走在后边,嫂子白灵上边穿着白色衬衫,下边穿着一件
粉红色裙子,裙摆下,清晰看见曲线极美的小腿,她的小腿肌肤白雪无暇,像是
冰,像是雪,淡淡的香气从空气中传来。
  一个小湖,风光美丽,嫂子白灵害羞的红了脸,我楞楞的立在湖边也不知道
离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吐出一句:「我就在附近……保护着你。」
  说完转身离开,我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星光,看着那皎洁的月亮,心里的欲
望再也压不住,天人作战,竟是偷偷返回,躲在树林里看她……
  天……月光似一件圣洁透明的薄纱盖在她的玉体,长发披在肩头,她的肌肤
似雪,反射着晶莹剔透的光泽,她的脖颈挂着水珠,她胸前那两团傲人挺拔的雪
乳令我化身野兽,她的双乳如此挺拔,饱满,峰顶两颗嫣红乳头让我想含入嘴里
好好品味。
  腰是腰,臀是臀,女人原来竟然这么的美,她的大腿笔直修长,两腿中间的
销魂所在是一片神秘的乌黑阴毛,嫂子白灵捧起水花浇在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
我看到她的红唇轻颤,我看到她的玉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美腿中间的销魂,天,她
就是我的女神,我的女神……
  我的血似乎沸腾了,我的整个人似乎燃烧了,我的心都给化了,就那么本能
的掏出自己怒涨的男人象征,抚摸着,亵渎着,我们两个人似乎都在偷窥着彼此,
我想她一定看到了我……
  两年的时光足以改变许多,有了一次就有了第二次,不同的是,我们开始更
加熟悉,我们会在路上说话,聊天,她每次洗澡,我都陪同着,每次都相同的偷
窥亵渎着她,看着我的女神在我面前自慰……
  我相信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最薄的一张纸,无
数次的幻想可以轻轻的撕破这层纸,但是没有。
  明月依旧皎洁,她还是我的好嫂子,今夜数不清是第几次陪她来洗澡,她一
路上反常的没怎么说话,而我的目光已经控制不住的放肆看她了……
  到了湖水边,我立定脚步就是不走,也不说话,我就说要看着她在我面前脱,
她的脸更红了,不肯脱,僵持之后我只能转身离开,我的心里欲望在奔腾,想象
着她的肉体,躲在树林里看她,她犹豫着摸索向自己的腿心,那里早已湿透……
  我看见她在颤栗,我看见她的手抚慰着那圣洁的销魂,我再也忍不住,怪呼
一声像老虎下山一样扑了过去,她惊呆了,吓傻了,我终于毫无顾忌的把她赤裸
的身体抱进了怀里,是如此的香甜,我发疯一样的亲吻她的脖子,她的奶子,她
发疯一样抗拒着我……
  纠缠之中,水花乱溅,我跪倒在水里,抱住她的两条美腿,眼睛饿狼一样看
她的销魂,这圣洁的身体,这诱人的销魂,这乌黑明亮的阴毛,这粉嫩无比的阴
唇,我看的痴了,本能的就把脸埋了进去,大嘴一张就含住了她的销魂,她的阴
唇,含住了我哥哥的女人……
  嫂子白灵嘤宁娇喘,我的舌头拼命地舔她的嫩穴,舌头舔着的娇嫩,是我嫂
子白灵的最香甜的味道,我把她嫩穴的水吸进嘴里,用舌头舔她的阴毛,舔她的
阴唇,她的抗拒渐渐失去作用,两只温暖光滑的玉手慢慢落在我的头顶,我感觉
她用自己的销魂在蹭我的嘴唇……
  两个人充满默契的配合着,我以舌头剥开她的阴唇,深入她的深处,啊…
…我的女神……
  我贪婪的吸吮她最甜美的汁液,不只不觉的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第一次吻
她诱人的红唇,香甜柔软的令人发疯,她抗拒着我的舌头,禁不住我的倔强,我
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一边揉着她的奶,一边舔着她的嘴,下边硬的成了铁棍。
  迷迷糊糊的上来岸,迷迷糊糊的把她抱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把她放下,压在
了她的身上,含着她的红唇,硕大肉棒就像迷途的孩子胡乱顶她,顶到一处潮湿
温暖的洞口时,猛的就进入了她,当时的感觉就是爽,爽到了天上,一个无比紧
嫩的温暖肉洞包围了我,嫂子白灵娇躯猛的一颤,两个人终于结合在了一起。
  我甚至爽的张口骂人,一边骂着操他娘,一边干着我的嫂子,我的女神。
  我要榨干了她,我要干死她,当时脑海里就是这种想法,我的肉棒就像打桩
一样疯狂的干她,干的嫂子白灵啊啊叫床,这种叫床声音无疑更加助纣了我的欲
火,我一边疯狂干她,一边舔她的嘴,舔她的脖子,和奶,就这么干了不知多久,
处男的第一发精液大海奔腾一样注射进嫂子白灵的肉洞,她啊啊乱叫,八爪鱼一
样紧紧缠着我,我爽的升了天,硕大肉棒在她嫩洞里疯狂射精,一股一股精液灌
进她的肉洞……
  这一晚,整整做了五次,做的精疲力尽,做的嫂子白灵的嫩洞全是我的浓精,
做的嫂子被我啃吻的遍体鳞伤……
  这夜之后,她不再理我,变得开始疏远了我,我欲火焚身,终日都在备受煎
熬,甚至大白天想她,有时候她院子里洗衣服,我都会上去骚扰她……
  这种日子没持续多久,一是她也寂寞,而是……她跟我一样寂寞……
  她就在我隔壁房间,我忍不住半夜跑去敲门,门开了,她穿着一件蕾丝胸罩,
小半乳房露在外面,下边大腿上竟然穿着紧紧包裹住大腿的什么黑丝玩意儿,她
看我盯着她腿看,看的出来她颇为自豪自己的身材,事实上她的身材真是诱人到
极点,我第一次看到心中的女神穿着这么诱人的丝袜,那种视觉的冲击,难以语
言表达,她告诉我说:「那是丝袜……」
  我现在就是家里的天,家里的老大,白炽灯照着嫂子白雪一样的身体,那含
春的美眸,那挺拔的奶,修长的大腿,无一不使我疯狂,我不管太多,上去直接
就把她抱了起来,充满霸道的抱到床上。
  她同样迎合我,但是两个人都不敢弄出太大声响,我吻着她的红唇,她把舌
头伸我嘴里,我亲吻着她的唇,一边撕扯着她的丝袜,她轻声细语,呢喃着说我
听不清的话语,我仔细听,原来她说的是:「阿宁……要我,要我」
  我早已疯狂,野兽一样蹂躏着她,她像忍受强奸一样捂住自己的嘴,我用力
挺动,马达一样,享受着她,这一夜我尝试了很多,从黄色电影里看到的,全部
拿来现实里,先是把她摆成小狗性交的姿势一样趴在床上给我操,后又让她回过
头来含着我的男人象征,那瞬间,我看见自己狰狞的男人象征被嫂子白灵生涩的
含进她圣洁的红唇,如花似玉的容颜臣服在我的胯下,冰清玉洁的红唇紧紧含着
我的肉棒,她用软软的舌头舔我,我舒服的直哼哼,挺着肉棒一下一下操她的红
唇,在她嘴里射的全是精液,逼着她一口一口把精液吃下去,看着她给我乳交,
看着她日夜不停的被我操,看着她或在山上,或在湖边,或在院子里,或在房中,
只要单独相处,必要让嫂子白灵跪在地上给我口交,只因为,她只给我口交过,
那是我触手可及的天堂……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很久,整整有两年左右,嫂子白灵被我操了整整两年,
她被我干的怀孕过几次,第一次她害怕的不知所措,是我带着她县城里堕胎,有
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整整两年,嫂子白灵为我堕胎堕了三次,她依旧温柔如水,
医生说,再这样下去,可能终生不育了。
  那一刻,我看见她眼眸深处的泪光,看见她紧紧依偎在我的怀中,我是家里
的顶梁柱,我是家中的老大,我就是嫂子白灵的天,我在县城有工作,这两年美
其名曰把嫂子白灵也接了过来,在那个年代我算是高收入,嫂子白灵跟我两年同
居,也被我整整干了两年,干的她怀孕过,从医院回来,我楼着她腰,轻吻她的
脸呢喃说:「下次,生下来好吗?」
  作为男人,我的私欲促使我,内心的龌龊,欲望,让我特别想让心中的女神,
嫂子白灵为我延续后代,让她的子宫内留下我的精液,结合,成胎,生下属于我
的孩子。
  嫂子白灵眼睛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恐惧,她害怕面对,只是躲在我的怀里,我
知道她害怕什么,知道她害怕什么。
  女人如水,女人如花,女人除了相信自己的男人,别无选择……
  但是毕竟哥哥吴彦还在监狱里,她休养了几天,就回到了小镇上,我紧接着
追了回去,我依旧陪她洗澡,陪她做爱,她从来不跟我吵架,她是这么温柔的一
个女人,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某夜湖边偷情,嫂子撅着屁股被我干的死去活来,我兴奋发狂,爬在她雪背
上,抓着她的奶用力的操,但是那夜被个老头给看见了,嫂子白灵惊慌失措,我
紧紧抱着她,看着天上的明月,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呢!!
               (全文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3yy.com  www.9992yy.com